您的位置 首页 提笔

jufd409篇骗人的木马(下)

一股股炊烟袅袅升起,没有风,烟盘旋在村头像一团团乌云久久无法散去。村头又坐满了人,那在外劳作的人啊,不要归家,要是碰到他们,不知明天谁又要遭殃。

5.

不知道是谁传播出去的,最近村子里都在传着一件事——是老周偷了老李头的木马雕。

一个锁匠居然是小偷,若真要偷东西,那不是和进自己家一样吗?

就连李石安自己都觉得很荒缪,但村子里的人都传的有鼻子有眼的,就像都亲眼看到了一样。

李石安特地跑到老周家去看他,老周最近肯定恨不好过。

“他昨天就搬走了。偷了那么贵的木雕,哪还有脸呆在这啊!”张玉兰刚好经过,看到他站在老周的门口,便料定他是来找老周兴师问罪的。

“走了?”李石安不敢相信,望着门上的锁,他觉得心里空落落的。

看到老李头失魂落魄的样子,张玉兰更加确定自己的猜想了,便煽风点火道,“趁他现在还没逃远,你啊就应该去报警把他抓起来,亏你还那么相信他,还叫他给你做锁,真是引狼入室啊!”

张玉兰对老李头的事这么清楚,看来谣传的事她没少参与。

“你说你当时怎么就没多留意一下啊,他那几天是不是总往你家跑?亏你还是喝过洋墨水的人,真是太单纯了!”张玉兰还沉浸在自己的猜想中 ,她说得津津有味的,但李石安似乎不太想理她。

“呀!十二点了,我得回去做饭了。”张玉兰也自觉得没趣,低头看了下手表,寻了个借口便回家了。

6.

“我放在储物间的那个木盒子呢?”一大早李石安便叫醒了还在熟睡的张庆珍。

“什么木盒子啊?”张庆珍睡眼朦胧地望着他,觉得他最近神神叨叨的。

“就是那个装着木马的盒子啊?”李石安的声音已经带着点哭腔。“那个木盒子啊!一把小金锁锁着的!”

“什么木马啊?木马不是不见了吗?”张庆珍似乎也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我昨天整理储物间,把那些没有的东西都丢了。我没看到什么木盒子啊?”

“丢了?都丢了?我的木马在里面啊,我怕被别人偷了所以才撒谎说不见了,三百万的木马你她娘的给丟了?”李石安暴跳起来,瞪着眼睛,仿佛要把她吃了。

“你丢哪了?”

“村口的垃圾箱里。”张庆珍也被吓到了,话都说不清楚了。

她也没想到他居然把那么贵重的东西放在储物间里,这下不见了,也难怪他要发疯,那可是他的命啊!

“你个败家娘们!好好的收拾什么储物间啊?”李石安一下摊坐在地上,村口的垃圾箱里面的垃圾每天被都会拖去焚烧掉,已经过了一天了,那个木马可怕早已经化为灰烬了,李石安还是有些不死心,颤颤巍巍地站起来,跑了出去。

张庆珍一下子也慌了神,她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李石安跑出去后,她呆滞了很久才想起来给儿子打电话。

“志强啊,你爸的木马雕不见了,怎么办?”张庆珍慌得话都说不太清楚了。

“他的木雕不是前几天就不见了吗?他过几天就好了。”儿子却没太当回事。

“那是假的,现在是真的不见了,要不…”

“妈,你可别犯傻啊!”儿子立刻打断了她,李志强知道母亲要说什么。

“要不你把房子先卖了吧,刚才你爸激动地跑了出去,三百万啊,不见了他会疯的!”张庆珍还是说出了口,她的话语里都已经带着哭腔,她是真怕老伴会想不开。

“妈你糊涂了,木雕不见了不是正好吗?那他不是就永远都不知道了吗?你先稳定下情绪,别担心了,爸爸过两天就好了,我过几天回去看你们啊。”

张庆珍仔细一想,觉得儿子说的也有道理。到时候好好劝一下老伴也许这件事就过去了,让那件事永远成为秘密也未尝不可。

“志强啊,你听妈说,房产证上一定只能写你一个人的名字听到没?这是大事,你可不能糊弄妈。”

“好了好了,知道了。”李志强不耐烦的挂了电话,他很不喜欢母亲挑拨自己和妻子的关系。

7.

一个乞丐在垃圾桶里翻到了那个精致的箱子,箱子上金黄色的锁足以让他相信箱子里有一个价值连城的宝贝,但当他费尽心思敲开那个木盒时却令他大失所望。

木盒子里只有一个木雕,一个丑陋的木马雕,在垃圾桶里待了一夜,几经摩擦,木雕的眼睛都失去了光泽,不再是以前傲慢不羁的样子。

乞丐仔细打量着这个奇怪的东西,它是“何德何能”能装在这么漂亮的盒子里?

他嫌弃地把木马翻了个面,木马底部的刻工更加粗陋 ,但他立刻被底座的刻字吸引住了。

木马底座下的林清两字让他欣喜若狂,他虽是个乞丐,但也知道林清大师的大名。他兴冲冲地抱着木马回家了,连木盒上的小金锁都忘了取下来。

“你看这刻得多好啊,生动形象,这要是真的,咱家这辈子,下辈子都不用愁了。”乞丐一回家便抱着木马雕兴致勃勃地与老婆分享。

“你别痴人说梦了,这要是真的怎么可能会被丢在垃圾箱里。再说了,咱这种破地方,有人会买得起林清大师的作品吗?”翻了那么多年的垃圾箱从没捡过什么值钱东西的老婆不相信这天大的馅饼会落在他们头上。

虽然被泼了冷水,但乞丐也觉得妻子说的很有道理,林清大师的杰作怎会流落到这种荒村的垃圾箱里。幻想落空,乞丐沮丧着脸,愤恨地将木马摔在地上 ,他感觉自己就像被愚弄了一样,一脚将木马踢到角落里。

他气呼呼地站在门口,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似的,匆匆忙忙地跑出门去了。

一旁的儿子默默地捡起了那个木马,从没有过什么玩具的他觉得稀罕极了。

小孩子兴奋地拿着它,清澈的眸子仔仔细细地打量着这个小玩意儿,只可惜这木马是木头刻的,有眼无珠,无法看到小孩子不带一丝欲望的眼睛里充满着的欢喜。过了很久小孩才庄重地将它放进了自己的“秘密基地”里。

在乞丐家昏暗的灯光下,木马也显得黯淡无光,周围满是垃圾,它也没有显示出如何特别之处。

木马底座的“林清”两字已经快磨不见了,它那令人骄傲的身份也随之没有了。

木马一生骗了无数人,也只有在现在能实现些价值,给人片刻欢愉。

天色渐渐暗了下去,乞丐空手而归,木马“躲”在角落里偷偷地看着他,忽然觉得他只能当个乞丐也是不无道理的。

过了很久,木马也在黑暗中沉沉的睡去,希望天亮后,木马你不要再骗人了!

故事集:jufd409(全文完)

作者: 欢宅小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