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提笔

xieemanh集大侠,可别闪了腰

 1.

xieemanh-1

这是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西郊的小路萧萧索索没有一丝灯火。

我独行在冷月高照的夜空下,隐隐无声地踩着脚下细碎的石砾。黑色的衣着与这漆黑的夜色融浊在一起,宽大的薄纱斗笠将我的脸严严实实地遮挡了起来。

许是我的气息太过隐匿,以至于当我在离那三人咫尺之间出现时,那两个男子的注意力还放在那名女子的身上。

那名女子穿着过于艳丽却又过于单薄的衣服,脸上的浓妆把她原本不知怎样的五官描画得有些俗艳。一看便知是那种风尘女子。

这样的话,那两名纠缠她的男子不用猜就知道定是嫖客了。

女子捂着自己的衣裳在两人的逼近下步步后退,脸上显出一丝恐惧。

眼看那两人向她伸出手去,本不该多管闲事的我拍了拍他们的肩。

在他们回头的眨眼间,我长指一戳正中穴位,两人顷刻倒地昏睡而去。

面前的女子用木楞的眼光盯着我,也难怪,她定是没有见过习武之人的手法。

既然解决了眼前之事,我准备继续赶我的路,就在踏出脚步之际听得女子的声音响起:大侠!多谢大侠相救之恩!”

“不必。”淡淡一句应答,我继续起步。

“大侠请留步,不知大侠深夜赶路是要去何处?在这前面不远有家客栈,大侠可是要去投宿?”

我蹙了下眉,女子的声音极为温柔妩媚,盯着我看的含笑着的眉眼间似有流光婉转。我急促的轻嗯了声。

女子大悦。

“如此的话,且让小女子与大侠同行可好?一来可为大侠引路,二来这小道大晚上的阴森可怖,我一人行路甚是害怕,这不刚遇到歹人差点就要遭了难,幸得大侠出手相助。望大侠能助人到底,小女子将感激不尽。”

女人说话时带着楚楚可怜的神容,这应该是她这种身份的女子惯用的伎俩吧,对于普通男子这样的确会引以动容吧,可惜我不是。

就当我不予理睬顾自往前走时,背间忽然猝不及防贴上了一种炙热的温度!女人身体的柔软透过隔着的衣裳依稀可辨,一双蛇魅般的手缠上了我的腰际。

“大侠…”越发酥软的声音在耳畔萦绕,“求求你…带着我一起走呗…”

女人的低吟似有魔力,从耳朵钻入了身体更深的地方去,竟使我这个从没被女色诱惑过的内心产生了异样的波动。

“…姑娘请放开在下。”

“大侠若是应了,本姑娘便放开你。”身后柔软回应。

看来不应下她今天是脱不了身了,我向来不会为难女流之辈。

“姑娘前面带路吧。在下跟着便是。”

听我如此一说,身后人惊喜立显,放开了我的后背绕到面前,拱手行了一礼道:“大侠随我来。”在我顿神看了她眼后,她嘴角牵起抹艳丽的笑容,“小女子,春三娘,大侠唤奴家三娘便好。”

 

2.

xieemanh-2

春三娘将我引到前方岔路上的一间客栈。实话说,若不是门匾上写着客栈两字,我还真会把这房子当成普通民居。

实在太小了。

踏进里面,果不其然。上下两层,楼下是四张吃饭的方桌,楼上看起来只有三两间客房。

店家是名中年男子,见客进门便殷切地迎上前来。

“两位是住店吗?本店正好还有一间上房。”

我听罢皱了皱眉:“要两间房。”

店家诧异地看了看我和春三娘,面露为难之情:“这…小店只剩一间房了…两位您看…”

“附近可还有别家客栈?”我问。

“客官,这条路偏僻的很,方圆几里之内唯独我们一家了。”店家面相老实,不像撒谎。

我正犹豫,身边的春三娘却一把挽起我的胳膊,笑盈盈对店家道:“我们就要那一间了~你看,我相公真是的,说我舟车劳顿的偏要让我住的舒服些,其实无妨的,我倒愿意跟他挤在一块呢!”

“……”

店家很是配合的笑道:“是是,夫人您有这么一个疼人的夫君真是福分啊!”

“是啊,那劳烦掌柜的带我们上去吧?”

“好嘞,二位这边请!”

春三娘的言行显然不在我的意料,就在我臆测着她的目的时,她偷偷拽了拽我的袖角,给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跟着她的行动。

此刻我对她有了略微的好奇。

便不动声色随她进了客房。房间虽布置简单却也干净明朗,比我原本想象中的要好一些。进去之后她便吩咐店家准备一些酒菜送来。

不一会儿,酒菜送到,店家收了春三娘的一锭碎银,欢喜地说着慢用便退了出去。

房里只剩下了我与春三娘。

我两于桌边对面而坐,春三娘拿起酒壶倒了两杯,动作娇柔,白嫩纤细的手指绕在杯上,将其中一杯递向我。

“大侠请,三娘敬大侠一杯,多谢大侠搭救之恩。”

我在面纱下神色肃然地看着她,开口:“老实说吧,你究竟是何人?接近我的目的是什么?”

春三娘的手在半空中停住,眸中怔鄂闪过即逝,平静自如地笑道:“小女子三娘早已自报家门了不是,大侠可真会说笑,三娘与大侠萍水相逢哪会对大侠怀揣着什么目的,非要扣上一个的话…那就是仰慕大侠的武功与气度了啊…呀…”

我在她说话间捏住了她提杯的腕子,真是纤细的好像稍一用力就会折断似的。

“我指的是…你到底是干什么的?”

此时的我与她的面庞贴的有些近,我的黑纱在她的呼吸下轻盈飘动,我盯着她的眼睛,而那望着我的一双黑眸却淡定从容一动不动。

就在这凝重微妙的气氛下,门外忽然从楼下传来一阵吵杂声,我顿时放开了春三娘侧耳细听去。

几个官军闯入了客栈在与店家问话。这架势似是要搜查什么可疑之人。

就在我觉得事情不妙之际,我头戴着的斗笠突然被一掀而起!春三娘俏艳的身容猝然撞进我惊愕的眼神里!我才看清了她的容颜,她好像有一双似能勾魂摄魄般的动人眼眸。

一根长指抵上我微启的嘴唇,我的衣襟被她扯起,在我朦胧仓皇的视线里,我竟毫无反抗地被她拉向房中床榻…

 

3.

店家拦不住官军蛮横的查房要求,一行人直接冲上了两楼。查完前面的两个房间,转眼来到了先前两位客人所在的房门外。

刚踏到门外,便听得房内传出声声女子的娇吟。

“回军爷,这房里是一对小夫妻,刚住下的。”店家在旁赔着笑说。

带头的官军脸上撇出一抹淫笑,粗暴地敲起房门。

“谁啊?”

门里传来女子娇媚的问询。

“公差查查逃犯,速速开门!”

在官军的话下,女子应了声,不一会儿房门缓缓打开,一个乌丝披垂、娇艳动人的美貌女子赫然立于几个男人的眼前,那未及遮掩的半盏香肩惹得几名官差眼神都变了味。

“这房里就你跟你男人住?你们是干什么的?”问话的官军眼睛直勾勾地打量着眼前女子漂亮的脸蛋与裸露过多的白嫩细腻的肌肤。

“军爷,小女子与夫君新婚不久,是从外省来准备去往邻镇探望姑母的,也怪小女子我不长什么见识,在此处的市集上多望了几眼误了时辰,这才投宿于此。”

女子声色酥软地答话,看着官军的眉眼不时夹带着几分的媚气。

“原来如此…”官军稍稍偏头,视线绕过女子,望见房里床帐后同样内衫松垮墨发垂下的男子,“那个就是你男人?为何他不过来?”

听得这句问,女子掩面失笑,羞怯道:“讨厌…官爷您懂的…夫君他下午舟车劳顿,不小心闪了腰,需要缓缓…”

军官一行个个面起邪笑,了然点头,说是舟车劳顿,但女人那含羞的眼神让人无限遐想,军官了然于胸便也不在为难她了。“呵呵,有个如你这般的美艳婆娘,也难怪,是我我也得闪腰哈哈哈哈…兄弟们,走~哦,对了近日里有穷凶极恶的江洋大盗出没,小娘子可要小心啊。”

“多谢军爷好意提醒,军爷们走好~”

目送着官军们下楼离开客栈,春三娘的嘴角牵起一抹嘲讽的笑意。关上房门退回了屋里。

 

4.

闪了腰…我面红耳赤地想着无意间听她提及的这句,太过放荡了吧!这女人…

我坐在床帐之内,思绪还未整理清透,春三娘已经坐回了我的身边。她的一声大侠,将我的神志唤回,目光移向了她。

此时的她看着我,眼睛里像盛着一汪碧水般清透闪亮。再想到先前的事,我的脸不禁起了从未有过的热度。

大概是我窘迫的神色过于不自然,她噗哧一声失笑了起来,婉婉柔声道:“本以为会是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大叔,没想到是个俊俏的公子…大侠,你的脸怎么突然好红,人家似乎…也没对你做什么啊…”

我听出春三娘戏虐的话音,尴尬地借由整理衣襟避开她的眼睛,想了想刚才她的言行,我还是有些不明白她此举的目的,只能明着问她。

“姑娘为何要帮在下?”

“嗯?三娘帮了大侠什么吗?”春三娘露出不解的神色反问,一看便是装出来的。

“姑娘应早知那帮官军要找的人是在下…所以,敢问姑娘为何要犯险相助呢?”

“啊…原来他们要找的人是大侠您吗?”春三娘夸张地笑说道:“我还真不知道呢~大侠定是做了什么行侠仗义的事了吧?呵呵,放心,三娘不会多问,也定会替大侠…”春三娘忽然向我贴近,扑鼻卷过一阵香气。“保守这个秘密。”细柔的指尖点上我衣领下裸露的胸口,轻摩着画了一个圈。

本就荡着涟漪的心潮又被她掀起了狂澜,我攥紧了拳头强按下心头搏动,生出一道不解的浅笑,“姑娘的心思…在下着实猜不透…”

春三娘眉目含情,燃尽笑意:“权当是,三娘痴慕大侠的俊容,为此动了心罢。”

就在话落间,我突然眼前一晕,眸中印着春三娘展笑的模样阖上了沉重的眼皮。

 

5.

再度醒来已是天明。

是谁为我盖好了被子?

静思几许便料想到不好的我马上摸了下自己衣内,东西…果然不见了!

是她…

这就是她的目的,呵…

其实我早就该料到,她,春三娘定不是普通身份的女子。

怎会无缘无故的接近我?

再细想一遍,她的言行举止本就惹人生疑,而我却一次又一次地纵容了她的行径。

我的脑中不禁浮现出她的身影形容,我的衣襟上似乎还留有她指间的浓郁香泽…

为何这样一个假到不用任何猜测就能看出来的女人,却这么轻易的骗过了我,还使我…念念不忘她艳媚至极的眉眼与笑颜。

春三娘…

我对自己鄙夷地笑起。

下楼结算房钱,不料店家和颜悦色地说:“客官,您的夫人一早已经将房钱结了,哦,她说她先往前赶路了,说您昨日劳累闪了腰,叫小的不要去打扰您休息。”店家说着,眼中眯出意味深长的笑意。

“……”

若不是斗笠上的面纱遮住了我的脸,我想店家一定不愿意看到我现在的表情吧。真是个满口谎言的女人啊!

“哦,对了,”这时店家从袖中拿出一封信,“这是您夫人托我捎给您的。看来她是非常的仰慕您啊,都成夫妻了还管您称大侠。”

我微微一怔,接过信封。上面三个娟秀的字迹:大侠启。

“……”

我拆开信。

大侠昨夜睡的可好?因大侠睡的太熟,三娘不忍将你吵醒,若醒来之后不忘三娘,可至京城燕雀楼寻人。大侠可要想好了,大侠若来,便是以一生为许了。

落款,春三娘

莫名有种哭笑不得的感觉。明明知道这定又是春三娘的又一花招。

可是那东西在她手上。不得不去吧。

 

6.

几日后,我去到了京城。

我知道此时各处的城中一定张贴了对我进行通缉的布告,虽然偷盗时易了容,我还是要小心行事的好。

这般想着,我进了主城。走了几条街之后却发现事实非我所料,街墙之上根本没有什么通缉布告,正在疑惑的当下,突然身后一阵锣声响起,路人纷纷让道,紧接着几辆囚车经过,我看的真切,那为首的囚车上的人竟是我几日前所在之地徐州的知府!

这是怎么回事?!

身边知情的路人聊了开来:听说前几日一夜里大理寺卿书房门前突然出现了一本账本,这账本上清楚记录了徐州知府贪赃枉法行贿受贿的确凿证据,大理寺立马下令拿人,这样的狗官被查办了,真是大快人心啊!

账本…

不错,春三娘从我身上盗去的就是我从知府书房密室中偷出来的账本。徐州知府仰仗着朝中靠山为恶已久,弄的周边民不聊生,我原打算将账本偷出后呈给高一级的官员,当然因为是偷盗我也做好了被责罚的准备,只是没想到…春三娘竟将此物直接送去了大理寺。

大理寺是何等地方,岂是一个小女子说进就能进的?春三娘…你到底是何方高人啊?!

此时脑中立显燕雀楼这个地方,我问询身边的路人,对方向我投来一种带着鄙意的目光将路指给了我。

到了地方我便了然。

燕雀之地,烟花之所,我理所当然的被当成嫖客了。

进了去老鸨热情迎来,当我报出春三娘的名字时,老鸨先是一脸惊愕随后用意味深长的眼神将我从上至下打量了好几回,最后拍起她那肥硕的手掌,立时几名姑娘向我拥了过来。

“你们几个带这位大侠前去沐浴更衣,记得,可要好生侍奉着!”老鸨吩咐。

“等等…我是来见春三娘的…不是来嫖妓的…”不知所措的我以为老鸨没明白我的意图,慌忙解释道。

“是了是了~就是如此才要沐浴更衣!大侠放心,尽管好好享受就是了~”老鸨嬉笑着说,顿时姑娘们便连拖带拉着将我往内室送去。

我生来最不会应付的就是女人…我开始后悔来到了这样的地方,难道又被春三娘摆了一道吗!

被“强行”伺候沐浴又被“强行”换了装束的我窘迫无比,满脸潮红。

“果然是一位俊俏不已的年轻公子,怪不得三娘会对你动了真情呢,眼光不错哦。”老鸨对着我满意的点头,又一次拍了拍小肥手。

一名姑娘从我身后绕出示意我跟她走。

“等等,春三娘呢?”

感觉被无端戏耍的我有些恼意,不愿再由她指挥。

“公子莫急,这不是带你去见人吗?跟着她走就是了。”老鸨笑眼眯成了细缝。

带路的姑娘将我引出燕雀楼的后门,不远处停着一辆马车。

“公子请。”道完这句她人便笑着离开了。

我走近马车,顿时熟悉的香气扑面而来,这魅惑人心的气味…果然是她了。

当我踏至帘下,车帘被一道玉指缓缓掀起,车蓬内响起了那个从第一声起就缠绕在我心头难以挥去的酥柔之音:

“大侠,您是来救三娘脱离燕雀之群了吗?”

未等我的回应,那双蛇魅般的手就将我卷入车内,迎向我的是那禽满了笑意似烈阳般热情的眼睛和那如火般炙热的诱惑红唇。

“大侠,这马车颠簸,一会儿可千万别真闪了腰啊~”

故事集:xieemanh(完)

作者: 欢宅小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