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提笔

ssni229篇陪你度过漫长岁月

我想陪你走一段,再走一段。

2009年8月14日是顾雨和林屿森结婚三周年的纪念日。

ssni229故事1

林屿森是十一点才回到家的,而且喝得醉醺醺的。他完全将纪念日这件事抛在脑后了。他现在正处于事业上升期,所以卯足了劲干。这几天他不是在公司加班就是在外面应酬,早出晚归,整天忙的晕头转向的,他确实忽略了顾雨的感受。

他回到家时,顾雨已经睡下了。玄关处随意丢放着一枚戒指,戒指上面一颗小得微不足道的钻石仿佛在哭诉着自己被丢弃的委屈。

一颗碎钻而已,很便宜,而且从戒指的款式和上面大大小小的磨痕可以看出,这是一个很老旧的戒指。被丢弃很正常。

他轻瞥了眼也没过多的留意,放下东西飞快的去洗了个澡便轻声关了灯回房间了。他蹑手蹑脚的爬上了床,动作轻柔,生怕吵醒了她。

“你去客房睡吧,一身的酒味。”她竟还没睡。

顾雨挪动了下身子,用手遮了遮鼻子,说完便翻了个身,只留下个背影给他。

“看来咱们家卫生间的沐浴露不太好用啊,下次去买好点的。”林屿森笑着打趣,但没有得到任何回应,他只好悻悻地下了床。

她明明挪了位置给他!可惜女人的口是心非男人往往是不懂的。

“好吧,你好好休息。”林屿森为她牵了下被子便出去了。

他知道她生气了。

林屿森失落的回到客房。不知从什么时候他们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不争吵,却总感觉隔着些距离。

“三周年快乐,我们明天去游乐场玩吧。”林屿森给她发了个信息。

“不用了,还是不耽误你工作了。”一闪而过的惊喜被迅速掩盖,顾雨熄了手机屏,翻了下身子。

手机提示音再次响起,依旧是林屿森。

“没事,我向公司请了一天假。”

顾雨没有再回消息了,林屿森守着手机很久,他期待地盯着手机屏幕盯了好久,他生怕错过了她的消息。但她没有回应。

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连期待都不敢了。

凌晨两点。

反正是睡不着了,索性起来干点事。林屿森套了件衣服便下了床,打开了电脑开始工作起来。

他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工作狂。

电脑屏幕还是他们的合照,很久没换过了,那时候笑的真开心。

同样彻夜难眠的还有顾雨,她其实挺想回他消息的,但她不想表现的那么期待,期待越大失望越大。她看着他房间微弱的灯光时隐时现,眼里里不禁泛起了泪光。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已经渐行渐远。

原来只要三年就足够磨光所有他们自以为会天长地久的爱情。

记不清是什么时候睡着的,反正睡得不安稳。

“小雨,起来了?过来吃早饭吧。”顾雨一出房门便看到林屿森坐在餐桌旁摆碗筷,有她最爱的皮蛋瘦肉粥和汤包。虽然都是在外面买的,但顾雨还是被感动到了。

她知道他不会做饭。

“还愣在那里干嘛啊?快过来啊!”林屿森热情地招呼她过去。

林屿森身着便装,由于长期地坐在办公室里,他的身材已经微微发胖,但宽松的运动服刚好遮住身上的赘肉,脸上甚至还抹了些素颜霜,刚好遮住黑眼圈,看上去一脸清爽,像个健硕的年轻小伙儿。

许久未见他穿休闲装了。

这种感觉,久违了啊。仿佛回到了刚谈恋爱时一样。她其实很好满足的。

“我的戒指呢?”吃完饭顾雨便开始四处翻找。“我记得昨天放在这的怎么不见了?”

林屿森宠溺地望着他,嘴角不自觉地上扬,至少他知道了戒指不是被她“抛弃”的。

“以后你不准摘下来,如果你嫌它小了,我再去给你买个大的,不要忘了,你已经是有夫之妇了。”林屿森踱步到顾雨面前,从口袋里拿出戒指,为顾雨带上。

久违的笑容闪现在顾雨的脸上。

“不要,再大的都不要,我只要这个。”她像个得到糖果的小孩一样满足地像他撒娇。

那是她们的结婚戒指,也是林屿森送给她的第一个礼物,是他省吃俭用了三个月才买的。

后来他也送过她很多礼物,但没有一个能比这个戒指更让她喜欢。

到了游乐场之后顾雨高兴得像个孩子,刚谈恋爱那会儿,他们一直都想去游乐场玩,奈何囊中羞涩。后来他们约定每个纪念日都必须来一次游乐场。

还好,28岁,还算年轻。

就算以后老了,还可以带着儿女,带着孙子来……

叮铃铃,手机的提示音响起。

顾雨皱了皱眉。

林屿森接起电话,是公司打来的。

顾雨自觉地走到一边,她感觉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奢望的,她沮丧着脸,而且这奢望马上就要被收回了。

“走吧。”林屿森挂了电话走过来牵起她的手往游乐场里走。

他居然不回公司!

顾雨呆了半天才跟上了他的脚步。

如果可以重来,我会好好爱

“我们过段时间去杭州好吗?”他温润的嗓音听起来很舒服。“你不是一直都想去的吗?”

“你有时间吗?”顾雨的眼眶有些湿润,因为感动。原来他都记得。

“没时间也去!”林屿森笑着摸了摸她的头。“想玩什么?

“我去玩摩天轮的,林先生去帮我买水吧。”顾雨俏皮的吐了吐舌头。林屿森恐高,顾雨一直很遗憾他不能和自己一起做摩天轮。

想来他对游乐场也不是那么热忱吧,但他却坚持了三年,在每个大大小小的节日里。

“那你小心点儿!”林屿森一脸宠溺地看着她。

“知道了。”

谁能想到买个水的功夫会发生什么。

很多事情都是无法预料的,就像一场始料未及的雨,让人惊慌失措却也只能被迫接受。

林屿森再回到这里的时候,那里围了一堆人。听着人群中的议论,他忽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

顾雨的电话一直打不通。

“这摩天轮好好的怎么会出事故呢?”

“这么大的游乐场都没人管理的吗?”

人群中七嘴八舌地议论着。

他的顾雨,在摩天轮上吗?他不自觉地拨开人群朝摩天轮走去。

一个女子突然出来拦住了她的去路。

“小雨,你吓死我了。我就知道你不会有事的。”林屿森激动地将她抱入怀中,如获至宝。“我好怕你会出事,好怕你会离开我。”

“先生,先生。”怀中的人不安地挣脱出他的怀抱,“你认错人了,那边摩天轮出了事故,你不要再过去了。”

林屿森松开手才看清眼前这个人,不是顾雨。

她不是顾雨。

那他的顾雨呢?他的脑子嗡嗡的响,仿佛更加坚定了自己的猜测,他就像发了疯似的跑过去,撕心裂肺地喊着她的名字。

然而没有人回应,救护人员拼命地拉着他,他知道顾雨在那里,他的顾雨就在那里,而他与她只隔着几步的距离。

几步的距离却是隔着生与死。

2009年8月15日,顾雨去世了,永远地离开他了,没有留下一句话。

时间是一个很残忍的计量单位,篆刻着人的生与死。

或许残忍的是人,时光想仁慈但人却不太想停留。

看着心爱的人在自己面前死去,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就像灵魂被抽离了一样,剩下的只是行尸走肉了。

那些日子他是怎样度过的,他学会了喝烟抽酒。他曾经是那样一个温文尔雅的人!或许只有酒精入喉,烟渍入肺才能短暂的忘却痛苦吧。

他其实很爱她,为了陪她去游乐场,他熬了一夜将隔天的工作完成,只是她永远都不可能知道了。

后来,我遇到了一个如你一般的女孩

2009年11月29日,林屿森又去了他们曾经的大学,走了他们一起一起走过的石子路,吃了他们以前最喜欢吃的糖醋排骨,坐在了他们以前一起听课的教室。

他一个人。

2010年3月5日,那是顾雨的生日。他去了游乐场,新的摩天轮已经建起,但他的顾雨却再也回不来了。他始终还是没有勇气坐上那摩天轮。高度带来的恐惧或许他这辈子都克服不了吧。

他一个人。

2012年9月3日,林屿森独自一人去了杭州。他多么想和她一起去啊,可是之前她有无数次提起都被他拒绝了。他想这一定是她在惩罚自己。

其实他们毕业的时候一起去过一次杭州,跟团去的,因为没钱和赶时间,每个旅游景点就像赶集一样。

两天下来,杭州给他们的感觉就像是蒙着面纱的仙女,他们好不容易靠近她,却看不全她的样貌。

从此,雾雨栏栅,烟柳画桥的杭州便是他们挥之不去的白月光了。

再次来到杭州,也算是故地重游了。整整三年,他才鼓起勇气踏足这个地方。这个本该给人带来欢喜的地方。

他独自一人去了西湖,去了一眼千年的宋城,去了木渎古镇,也去了庄周。

物是人非,形单影只,满目感怀,感慨万千。

在周庄他遇到了一个美丽的姑娘,酒馆遇到的。

像杭州那种酒馆还是很常见的。

很古典的地方,很古色古香的建筑,这个偏现代化的酒馆却没有显得格格不入。它就像是一个心灵驿站,给路过的人疗伤,抚慰着一个个受伤的灵魂。

说实话,若不是受了重伤,谁又会呆在深夜的酒吧里不回家?

起初他是被她的歌声吸引过去的,她在舞台上自信唱歌的模样像极了她。

说来也奇怪,他这样腼腆的人,竟会在第一次看到顾雨的时候就上前搭讪。在她的生日会上他鼓起勇气向她表白了,五音不全的他为她深情演唱了一首“beautiful in white”,大概是天赋使然,他练习了大半个月的歌还是引起了哄堂大笑,只有音乐系的顾雨一个人觉得很好听。

幸好还有她觉得好听。

那日也是一样,他向舞台中央的女孩搭讪了。

都说男人很薄情,他以为他会不一样,但他还是移情别恋了,在她去世后的第三年。

后来他们在一起了。顾雨这个名字渐渐地从他的世界里消失。

过了很多年,日子平平淡淡的过去了,他都当上爸爸了。

林屿森整理书桌的时候发现了两张机票,2009年10月1日去往杭州的。

泪水如决堤般涌现出来,他的顾雨啊!爱他爱得如此小心翼翼。

原来她一直都想去,可是却装作不在乎的样子。如今他定居在了杭州,拨开了杭州那层轻纱,竟觉得原来杭州也不过如此了。

他还是经常去游乐场,带着他女儿去。有意思的是他的女儿也很喜欢坐摩天轮。

顾雨曾经缠了那么久想让他和自己一起做摩天轮他都无法克服内心的恐惧,现在却总是陪女儿一起。

想来,他也没有那么爱顾雨吧。

每次去坐摩天轮他都会背着一个黑色小包,黑色小包里小心翼翼地放着两张机票。

2009年10月1日去往杭州的。

ssni229故事2

故事集:ssni229(完)

作者: 欢宅小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