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提笔

mxgs-837篇|云端的车站(二)

四.

夜里,又下起了雨。是淅淅沥沥的小雨。

电还是没有来。

爷爷剪完了指甲,用嘴吹了吹指甲刀,伸手放到了床边,问了一句:“妮儿,睡觉吧?”我说好,他便用手按灭了灯捻子。

“爷爷?”

“嗯?”

“你……今天晚上你不出去了吧?”

“嗯。”

我本来是想问爷爷用手捻灯芯烫不烫的,可是当眼前没了光亮,我最担心的果然还是他会不会离开我。

雨大了,摞在窗外的瓦片发出连续而清脆的声响。我睡不着,就这样趴在床头静静地看着爷爷——虽然我什么也看不见。我听不到爷爷的呼吸,他一定睡得很轻吧。

没有月光,屋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我和爷爷就像躺在夜空里,耳畔是“唰唰”的雨声,像飞行一样的声音,我好怕爷爷的飞船会忽然掉下去……

我看见和爷爷穿过了一大团云朵,云彩之上是一片晴朗的夜空。我还从来没有见到过这么壮观的云海,一望无际。原来,在大山之外还有这样开阔而美丽的星空!

mxgs-837故事图1

我忽然想起了欢欢,它要是看见这样美丽的云海,一定就能理解我每天看云时的乐趣了。欢欢?我刚一想到它,它就来了!它从不远处的云朵里蹿出来,傻傻地吐着舌头向我跑过来,把云朵都踢碎了。

“我们悄悄的,不要吵醒爷爷。”我把食指竖在唇上,欢欢点了点头,依然傻傻地“呵哧呵哧”……。

我们踩着松软的云彩走出了一小段距离,不太远,回头还能看到熟睡中的爷爷。我和欢欢在云里嬉闹,我扯下一小块云,使劲抛向欢欢。哦,我忘了,云彩这样轻,抛出去就不飞了呢!

欢欢开心地转圈,扭着身子追逐自己的尾巴,看起来就像是在嘲笑我打不到它。我悄悄用手扒拉了一大团云朵,滚成球,双手一推,又鼓满了腮吹了一大口气,云团向着欢欢滚过去,越滚越大。

这只傻狗,等它终于不再转圈,忽然发现这个巨大的云团时已经逃不脱了!欢欢被云团砸懵了,鼻尖,耳梢和睫毛上都挂满了白花花的云彩。我躺倒在云里,捧腹大笑。

嗯?有一道光交替闪烁,那不是星光。我环顾四周,竟然发现了一个信号灯,原来天上也有铁道啊!

“欢欢,快过来!”

交替闪烁的红灯表示要有火车开过来了。我和欢欢坐在信号灯前,左顾右盼地寻找火车的影子。终于,我们在南边的天空中发现了一串金灿灿的光斑,它在缓缓地向这边蜿蜒前行。欢欢的个子太小,我把它举过头顶,兴奋地指给它说:“看!真的是火车!”

我曾无数次幻想过,有一列从云端开来的火车,接上我、爷爷和欢欢,驶向布满星辰的世界。那是一个有趣的地方,人们聚在一起总有笑不完的话题,没有人担心不测风云,也不会害怕孤独终老。

汪汪!汪!……

“怎么了,欢欢?”

欢欢叫我看的是一块戳在云里的站牌,我好奇地读着:云端铁路,云中站,票价是一个愿望,乘车的人每人要说出一个愿望。

欢欢翘首以待,但我不想许愿要一些吃的或是用的东西,也不想要钱,这些我和爷爷都有,不需要更多。我想要的,是一份安全感,是即便在停电的夜里也能够遮风挡雨的家,是每每看着爷爷的笑脸时也不会担心,有一天天会塌下来……

“好了欢欢,我想好愿望了!”

我一直都有愿望。

列车缓缓停在了面前,车箱内华美的灯饰投射出灿烂的光芒,温暖了两旁的云海。车头一颗明晃晃的大灯耀得我睁不开眼,我用手半遮着双眼,看向正在开启的车门。嘀——!一声悠长的汽笛响彻云霄,眼前似乎更加明亮了……

嘀—-!

又是一阵汽笛声。我恍然从梦中醒来,屋里怎么这么亮?我半坐起身,用手揉了揉朦胧的睡眼,透过窗子,赫然看见站台上被灯光照得亮如白昼。

火车?……

“……有火车!哇,有火车啊!……爷爷你快起来啊!天呐,真的有火车啊!……”

我找不到鞋子,光着脚丫跑了出去,一边跑一边大喊大叫。

站台上真的停着一辆火车!确切地说,是一个火车头。我不知道该怎么称呼它,因为它和我以前见过的蒸汽车头不一样。它很高大,却没有圆圆的鼻子,也不冒烟。

司机室的窗子被推开了,一个胳膊肘架在窗口,有人俯视着我:“小姑娘,你是这个站上的人吗?……”

雨太大,我的头发湿透了,紧贴在耳朵上。我听不清他在说什么。

“这是什么站——?”那人提高了嗓门。

“云中!”

“什么——?”

“云—-中—-!”

司机的脸也被雨水打成了一副苦相。我们两个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只能扯着嗓子大声喊才能听清彼此。

“这站只有你一个人吗?……你家大人呢?”

“妮儿!快把衣服穿上,山里雨水凉!”

五.

这么大的雨,一时半会儿看来是停不了了。司机停了车,跟着爷爷进了小站,他们是两个人,一看就是父子。

爷爷点上了油灯,从厨房端来了粥和萝卜,又用暖壶里仅存的一点热水给客人泡了茶。安顿好了他们,爷爷又去料库捡了些劈柴,说这天气太湿冷,要烧一大锅水,给客人洗漱用。

屋里就剩下了我们三个围着方桌上的油灯,我有一点不自在。小站已经有很多年没有乘客了,我家里一般不会有陌生人来。

“这个小站……就你们爷孙俩啊?”

我点了点头。

“哦。这个站看起来……也有些年头了吧?”

那个司机也许是因为受了爷爷的款待,努力地找话题。可是那个哥哥就不太友善,一直低着头,也不说话。

“小子,别玩儿了!一路就盯着个破手机,屋里光线这么暗,眼睛都坏了!”

小哥哥没有任何反应。看得出来,他并不是个服从管教的儿子,也不想搭理我。爷爷,你快点回来吧,屋子里的气氛好尴尬呀!

“哪里有插座,我要充个电。”

这是他进门以后和我说过的第一句话。我摇了摇头,我真的不知道电什么时候能来。“这是什么破地方,网没有,手机信号也没有,连电都没有!”小哥哥明显有些生气了,我不敢再说话……

“晚上你们就用这壶里的水洗,我刚烧开的。”

爷爷拎着两个暖壶回来了,司机大叔赶紧起身,似是有些心急地问爷爷:“老哥啊,咱们这里有电话没有?我得赶紧和调度联系一下,我这越走越觉得不对劲了啊,这是开哪里去了?”

“电话啊,有,这屋。”

大叔急匆匆跟着爷爷去了传达室,小哥哥也终于放下了那个叫作手机的玩意儿,我和欢欢也都跟着去。

油灯照着,爷爷拿起电话拨了几次,终于还是把听筒放下了,一脸抱歉地说:“可能……这两天下雨下的,信号灯和电话的线路都坏了……”大叔不信,反复拿起来听筒又挂上。

欢欢跟着我悄悄跑了出来。现在,一个火车头就停在我的面前,停在我每天期盼、幻想、白日做梦的站台上,那雨中的黢黑轮廓简直就是我心中高大魁梧的王子模样。我像个得到了幸福的小孩,完完全全地投入了他的怀抱,指尖滑过他如肌肤般光洁的每一寸车身。

mxgs-837故事图2

“啊!那要什么时候才能修好?来时候不知道是哪个道岔扳错了,我得赶紧和调度联系上啊!等两天可不行啊!调度也联系不上我,他们还以为这车出事了!……”

大叔在传达室里情绪激动地大喊。我坐在车顶,雨水砸在铁皮上,同样狂躁地鼓噪着。

下了一夜的雨,天气终于放晴。大叔睡了一晚,心情平静了许多,也许是终于承认反正他是走不了了。他在朝阳下伸了个大大的懒腰,竟然主动和我打了招呼。

“哥哥早!”

我还是第一次鼓起勇气和别人道早安,我和爷爷都很少说这样难为情的话。

“唉?唉!……跟你说话呐!……”大叔无奈地看着他儿子抱着手机从我们面前走过,愤愤地说:“什么孩子这是!……”

吃饭的人多了,小方桌坐不下,我帮爷爷把大桌子搭到了站台上。端上来粥和窝头,摆好了碗筷,我叫小哥哥来吃饭,他不理我,最终还是大叔把他叫到了桌子上。不过,他只咬了一口窝头就撂下了碗筷,还有一句“什么玩意儿这么难吃……”爷爷耳朵不好,应该是没听见,不然他也不会还一个劲地招呼他吃饱了肚子再玩。

吃完饭,大叔帮爷爷收拾了桌子,俩人坐在了小马扎上,沏上一壶茶,爷爷把自己的叶子烟盆端给大叔,叫他也卷一棵尝尝。大叔应该也是难得清闲,看着眼前的白云飘过,心中也有不少话要说。

欢欢趴在不远处,要不是它发出了一声不满的闷哼,我还没有发现小哥哥已经放下了没电的手机,正在无聊地用小石子砍它。我把欢欢叫了过来,小哥哥觉得无趣,自己去小站遛达了。

不一会儿,厨房里传来一阵清脆的异响,像是打破了什么罐子。我赶紧跑进去一看,爷爷泡的一坛子萝卜扣在了地上。“你瞎翻什么啊!爷爷泡了那么久的菜,都不舍得吃的!”

“这……这也是吃的啊?”

小哥哥一脸鄙夷的嘲笑,那一刻,我真的是气不过:“你怎么这样啊!打了别人的东西还不道歉,还用石子砍欢欢!……砍欢欢!……讨厌你!……”

“你别碰我!!”

我没有想到,小哥哥竟能吼出这么大的声音,他发起脾气来真的好可怕……

“瞧你那样儿!手脏兮兮的。”

我忍不住地哭出了眼泪,从来没有人说过我脏,爷爷没说过,欢欢也没嫌过我脏,而他却像看见了什么令人反胃的东西一样躲开我……

“你别碰我听见没有!!”

小哥哥扭着身子查看他衣服上我碰过的地方,夸张地扑掸,我哭得委屈。

爷爷和大叔问声都赶了过来,爷爷一进屋习惯性地看我有没有受伤,而大叔也大声地把小哥哥训斥了一通。

“哧,真是见鬼……”

小哥哥气生生地走了,可是我们都知道,他哪也去不了。这事,就算过去了。

未完待续…

作者: 欢宅小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